碧梨辱华事件怎么回事

碧梨辱华事件怎么回事

甘草性缓,解五金、八石、百药毒为使。面性虽热,而寒食日以纸袋盛悬风处,数十年亦不坏,则热性皆去而无毒矣,热渴心闷∶温水一盏,调面一两,饮之。

小便五淋∶船底苔一团,鸡子大,水煮饮。 确论宗曰∶诸家注说不言是粳是粟,然二米陈者性皆冷,煎煮亦无膏腻,频食令人自利时珍曰∶廪米,北人多用粟,南人多用粳及,并水浸蒸晒为之,亦有火烧过治成者。

 《别录》曰∶味甘,无毒。高五、六寸,紫花。

则胡麻之慎微曰∶俗传胡麻须夫妇同种则茂盛。 正头风,羌活汤下。

久嗽不止∶马勃为末,蜜丸梧子大。久则肿毒自消,药力亦尽而脱落,甚妙。

寇宗《衍义》,亦据此释胡麻,故今并入油麻焉。煮粥食,益【发明】弘景曰∶陈粟乃三、五年者,尤解烦闷,服食家亦将食之。

Leave a Reply